IE6.0访问内容可能会有错位。
为什么北齐后主高纬被称为无忧天子?
发布时间:2016-03-31来源:www.isi173.com 作者:钱柜娱乐官网阅读量: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
本文摘要:北齐历代皇帝大多荒淫残暴,后主高纬也是如此。他即位之时,北齐已经国力衰退,可他不思中兴,反而自称“无忧天子”,每天抱着琵琶自弹自唱,还组建了一个上百人的“皇家乐队”为他伴唱,其火爆场面丝毫不逊于今天的流行乐队。
北齐后主高纬

北齐历代大多荒淫残暴,后主高纬也是如此。他即位之时,北齐已经国力衰退,可他不思中兴,反而自称“无忧天子”,每天抱着琵琶自弹自唱,还组建了一个上百人的“皇家乐队”为他伴唱,其火爆场面丝毫不逊于今天的流行乐队。

皇帝也疯狂

后主高纬继位的时候,北齐的政权已经是风雨飘摇了,内忧外患,民不聊生,随时都可能倾覆,可是他却自称“无忧天子”,每天过着无忧无虑的享乐生活,根本不管天下大事。高纬喜欢研究音律,擅长作曲,而且喜欢作“无忧之曲”。据史籍记载,后主高纬经常自己作曲,自己演唱,而且他不满足于自娱自乐,还组建了一个规模庞大的皇家乐团。这个乐团无非就是一些宦官和宫女组成的,但是声势浩大,人数达到数百之多。每当有了新曲问世,高纬就抱着琵琶自弹自唱,其他宫女太监们为他和声伴唱,场面之盛大,远远胜过我们今天所见的乐团组合。

另类腼腆

一般乐队主唱都是爱出风头、气场强大的人,可是后主高纬并非如此,而是非常的内向害羞。据《北史》记载,高纬小的时候就非常内向,见了生人连话都说不清楚,所以非常惧怕面见朝臣。除非是从小一起玩的伙伴和近侍,否则一般人他都不愿意与之说话。由于他的性格极其敏感羞怯,所以每当有人看他一眼,即使无意中眼神交会,他都会勃然大怒。所以每次朝会的时候,大臣们要启奏事情,都要低着头,即使贵为三公,也不敢仰视皇帝的尊容。而且大家知道皇帝不喜欢接见群臣,不敢说得太久,每次奏事都是大概说一下事情梗概,就连忙退出,免得招致皇帝讨厌了。
穷奢极欲

后主高纬性格虽然懦弱,但是杀起人来却毫不手软,其残暴程度丝毫不输给祖上的几位皇帝。《封神榜》中传说商纣王为了和宠妃妲己打赌,残忍地活剥孕妇的肚子,验看胎儿性别。而据《北史》记载,后主高纬非常迷信,他经常怀疑自己身边有鬼,就把人的面皮活剥下来验看。身边的人但凡举报见鬼的,都能够得到赏赐。一时间“诸官、奴婢、阉人、商人、胡户、杂户、歌舞人、见鬼人滥得富贵者,将以万数”。

残忍的奢华

高纬在位期间,生活极其奢靡,到处大兴土木,为自己建造豪华的行宫,然后将自己的宠妃置于其中,供其玩乐。据《北史》记载,高纬出手非常大方,赏赐无度,“宫女宝衣玉食者五百余人”,一条裙子竟然价值万金,一面镜子也要值千金。建造的宫室富丽堂皇,丹青雕刻,妙极当时。即便如此,高纬也不满足,好好的宫室没过多久又被推倒重建,造成财力和民力的巨大浪费。但是他丝毫不觉得愧疚,反而以自己的父亲为榜样,觉得这是帝王应该享受的。为了建造这些奢华的宫室,高纬便命令手下强征民夫,昼夜不停地赶工。“夜则以火照作,寒则以汤为泥。”简直是不顾一切地满足自己的私欲,民工们虽然穷困交加,但是迫于监工的淫威,还得拼命干活,最后很多人都被活活累死了。

由于高纬特别迷信鬼神,所以也喜欢建寺庙,雕佛像。有一次,他想凿晋阳西山为大佛像,一夜之间就燃油万盆,熊熊火光照得宫内亮如白昼。又一次,他为了自己的宠妃胡昭仪修建大慈寺,寺还没有修成,又改为穆大宝林寺,简直视如儿戏。而且为了达到他理想中的效果,不惜用石头填平山泉,耗费的财力和人力都无法胜数。优待禽兽

为什么北齐后主高纬被称为无忧天子?

勒死斛律光

高纬的皇帝位坐稳后,转年七月,他就动了诛杀了大臣斛律光的念头。斛律光有拥立之功,还多次帮高纬平叛。斛律光一族更从其父亲斛律金起就卖命高氏。“敕勒川,天山下,天似穹窟,茫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首千古名曲就是斛律金在高欢在玉壁之战败于西魏之后为安慰高欢用鲜卑语唱出,听得高欢当时涕泪横流。斛律光位极人臣,平生为高家打过无数恶仗,又帮助高纬坐稳帝座,但不贪权势,不懂交结高纬的宠臣穆提婆和祖珽。两个人于是同上谗言,说斛律光有谋反之心,劝高纬杀掉他。高纬性怯,不敢诛杀如此重臣。祖珽给他出主意:“赏赐斛律光一匹马,说明天一起游猎东山,他一定来谢恩。”斛律光来到凉风堂,高纬卫士刘桃枝从后击其后脑,斛律光不倒,回头说:“我到死也没有做对不起和皇帝的事。”刘桃枝和三个大力士用弓弦勒在不做丝毫抵抗的斛律光脖子上,勒死了一代名将。斛律光死亡的消息传入北齐的敌国北周,北齐自毁长城,北周武帝宇文邕高兴得全国大赦。另外,斛律光的弟弟斛律羡也被高纬下令赐死,斛律羡知道使臣来杀他一家,便大开城门,与五子跪接诏书,引颈受戮。

赐死高长恭

高纬在诛杀斛律光之后,又把目光转向自己的亲族。被谥为文襄皇帝的高澄有六个儿子。第四子是兰陵王高长恭。高长恭容貌美丽如纤洁妇人,上阵常面带一个铁面具以威吓敌人。邙山之战,他辅助高湛取得大胜利,武士们吟唱歌谣,名为《兰陵王入阵曲》,国人诵唱,声名显著。高纬有一次问他:“你